大师级–隈研吾

发布时间:2017-01-23 来源:西岸置业分享

Montecristo杂志,2016年夏天

作者:麦克·格林

摄影:阿娜·派特森


 

2008年,当我和儿子Makalu马卡鲁一同在日本的骑行过程中,我第一次亲身体验了隈研吾的作品。作为一名重视将传统日本细木工和工艺融入现代设计创新背景的建筑师,我发现这位著名日本建筑师的作品不但具有启发性,而且影响了我本人的设计理念与实践。虽然我经常参观当代建筑,却常常扫兴而归。光看网上照片中的建筑物无法让你了解真实情况,更糟的是,它还会令你对于环境、空间、材料、光线和建筑精神的真实体验变得迷惑不解。我们对于新建筑的体验一次次被虚幻的效果图和精心设计的构图所迷惑。表面代替了内涵,建筑变成了单一的感观问题:这楼好看吗?而真正值得我们用所有感官去漫游和体验的是这些不朽的、具有文化价值的建筑。此次日本之行中,隈研吾没有让我失望。


这次骑行让马卡鲁和我领略了许多隈研吾的设计项目,但正是这趟去往山城银山的艰难骑行,改变了我对伟大现代建筑作品元素的看法。它让我重新爱上了现代有节制的设计,因为它满足了我们的各种感受,包括那些我们能够表达和那些只能用心感受的设计。银山是一座小镇,主街上有一条小河流过。木质建筑沿河而建,小桥将两岸相连;温泉沿人行道两旁的木槽和石槽喷流而下,路上配有休息区,供人停坐歇息,在水中泡脚放松。在那里,隈研吾设计修缮了一家老式旅馆,建造了共有八间房屋的银山温泉富士屋(Ginzan Onsen Fujiya)。隈研吾设计的富士屋尊重了这座山城的历史传统,只通过使用天然材料,传统工艺和贴心细节,便将古建筑与现代设计巧妙地编织在一起。


这家旅馆为客人配备了五间单独的天然温泉浴室。每间浴室本身就是一个独特的空间,分别有自己独有的感官体验与材料构成。马卡鲁和我作为这家旅馆的唯一客人在这里庆祝了他的八岁生日。这里十分安静,我们花了几个小时参观了所有浴室,探索空间,用手指抚过精心装饰的墙壁,享受从日式和纸和竹帘中透过的自然光线。我们对于楼梯是如何浮在结构上方而感到惊奇。


我们在房间内盘腿而坐,品味着一道道素食。我们父子俩开怀大笑,躺在蒲团上面,仰望天花板。我们聊着四周的山林树木,直到深夜,就连房屋也似乎被声音、气味、柔软和空气所唤醒。


隈研吾是一位建筑大师,世界上配得上这个名头的建筑师寥寥无几,这是依靠在日本乃至全球设计不同规模的杰出项目才能赢得的声誉。即便是在从业生涯十年后,我仍然发现,真正伟大的建筑是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的。隈研吾设计的富士屋唤起了植根于边缘系统的感受,这里怀有感情,却无法用语言解释。就像所有伟大的建筑一样,隈研吾设计的建筑能够向我们传递感情;它可以让人沉静,让人自省,让我们激起共鸣,更能带来欢愉。


他谈及在日本经济萧条时自己早期作品较小的规模,那时他刚跨入建筑设计行业。对他而言,早期作品显然对他有着重要意义,尽管他现在的设计实践和项目规模比过去大得多。他说:“我想说,我们的建筑设计理念基本上是相同的,不管规模大小,我总是从细节着手。我注重材料和构件;以及如何统一这些要素特性,使其成为一个整体。”

隈研吾设计的东京成城木下医院(绿色医院)

隈研吾办公室内的设计模型

隈研吾办公室内的座椅收藏


不管规模大小,我总是从细节着手。我注重材料和构件;以及如何统一这些要素特性,使其成为一个整体。


他时常就地取材,就像大厨在搜寻美食一样。在为苏格兰邓迪设计V&A博物馆时 (V&A Museum of Design in Dundee),他便以层叠的岩石来模仿苏格兰海边悬崖,打造了博物馆的外墙;在为杭州的中国美术学院民俗艺术博物馆设计时,隈研吾发现可以利用杭州古城的石瓦和陶土瓦来保留过去传统,向历史致敬,在项目设计中融入了巧妙镶嵌的青瓦,营造出掩映和包裹古屋外形的屏风。隈研吾尊重过去和现在居民及其自然背景,他把这些因素融于他的作品中,这也是他与许多全球建筑师与众不同之处。他渴望了解自然力量与体系,以及我们作为人类与这些力量之间的关系,这使得他的建筑设计作品更具永恒感,超越了当今转瞬即逝的潮流。


无论从小到大,从房屋到展馆,隈研吾的作品都巧妙运用了材料的纹理、成分、构造和声光,来塑造这种微妙的感官体验,他的热情与谦卑,不仅是为了在建筑设计中赢得名声或财富,更是为了探索有内涵的人文建筑。他平静而若有所思地说,“直到最近,我才认识到,建筑师要么是’企业’设计师,要么是’艺术’设计师。这两种建筑设计师几乎是两个独立的职业,创造出的建筑大相径庭。我总是觉得自己不属于任何一种,因为他们都缺乏社会责任意识。我希望探索出第三条道路,一种同时既能满足人们需求,又能与当地工匠和传承智慧共同发展的设计之路。木材是这种道路的一种象征性材料,早在企业或艺术家开始之前,在日本,木材一直作为庇护所的取材来源。”


如今,他已年过花甲,但他的设计仍在与时俱进。对于以亲力亲为在土地上发掘物料而营造自己项目环境的隈研吾来说,这种态度让他更能接受新的挑战。2015年,西岸置业的总裁兼创始人伊恩·格莱斯宾委托隈研吾,希望他能给温哥华建筑带来一种全新的感官体验。在这里,他设计的北美首个大型高楼项目中,隈研吾接受了新的挑战。隈研吾设计的西岸置业阿铂尼大街1550号(1550 Alberni)项目是一幢43层的住宅楼,项目地点紧挨斯坦利公园,对于隈研吾而言,这个项目在许多方面是他职业生涯的转折点。他早已确立了建筑大师的地位,而现在是时候管理他规模日增的事务所,以及那些成功所带来的更多设计需求。


要成为一名建筑大师,你需要在许多方面出类拔萃。你必须让自己的设计与不断变化的大众审美、社会、文化和经济价值观产生共鸣。你必须与构想连接所有感官。你必须成为一名出色的沟通者、推销者和市场专员,找到哪怕是一个愿意合作的客户。你必须在设计师、工程师、承包商和决策者中进行协调,这些常常需要花费数年来实现自己的设想。最后,你必须花时间来让自己变得更具创造性、启发性、并对创新设计充满激情。你必须每次提供完美的设计,因为在公众眼中,你最新的项目才是他们评定你的标准。你必须一次又一次地在一个永远旋转的碗中加入新设计元素、政治,政策、雄心、个性、环境、价值观、历史、自然力量、敏感与真诚,希望获得最后圆满的成功,然后,只有到了那一刻,你才能坐看自己的设计作品筑起,并暗自祈求自己选对了路。

隈研吾设计的东京浅草文化旅游中心


作为建筑师,我们分享前辈留下来的优良传统,他们为我们带来了灵感,或者指引了我们的视角和作品。哪位建筑师是隈研吾的点金石呢?隈研吾说道:“Kenzo Tange丹下健三被认为是日本第一代建筑师的领军人物。十岁时,当我看到丹下先生为1964年东京奥运会设计的代代木国立综合体育馆(Yoyogi Gymnasium)时,就梦想成为一名建筑师。他的设计代表了一个用具体形式表现的新时代,表现出力量与乐观。但是,经历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经济大萧条,东北大地震和最近的熊本大地震后,我感到这信心就像所有伟大的建筑一样,隈研吾设计的建筑能够向我们传递感情;它可以让人沉静,让人自省,激起人们的共鸣,更能带来欢愉。其实是虚幻的,实际上,我们相比大自然而言只是脆弱的生物,我们需要改善加强人类与大自然之间的联系。这种感受就是我所指的‘小’建筑。”隈研吾时常会研究社会所关注的建筑项目,那些寻求应对挑战而需解决方案的项目。他深信,人类对于满足人性化建筑的需求会越来越广。他坚定地声称:“我当然认为建筑师有义务将人类与自然环境相联,从而为社会带来有意义的建筑。”


隈研吾所带来的下一个设计作品绝对令人期待。他渴望研究,成长,学习,为他所服务的社区寻求变化,这些为他注入了无穷力量。他解释说:“我渴望一直在新的环境中项目中融入新的建筑设计。我希望加深自己对于不同文化的了解,并通过自己的建筑设计为年轻人带来一些灵感。”建筑不仅是我们常常看到的装饰。在某种程度上,它意味着设计出可塑造社会与文化体验,升华人类精神与感受的真正伟大的建筑作品,给予每个人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麦克·格林

< 上一篇:全球最挑剔的富豪都要疯狂抢购!究竟发生了什么?!


- 私人定制置业咨询 -
*请确保填写真实信息,西岸不会泄露任何您的个人信息